2019年,国际油价呈现先涨后跌的走势,市场呈现“缓涨急跌,大涨大跌”特点。2020年国际油价的趋势与2019年有很多相似性。

  减产联盟影响力不断遭到冲击

  2019年前11个月,欧佩克综合减产执行率高达143%。然而,在美国原油日产量逐步成为世界第一的过程中,减产联盟(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影响力不断减弱:一是全球原油需求增速疲软,欧佩克成员国抢占现有市场份额、自我限制产量等因素使得该组织不稳;二是卡塔尔、厄瓜多尔相继退出欧佩克组织,“我的产量我做主”;三是沙特为了确保阿美亚博国际公司上市期间的市场稳定,独自扛起了超额减产的大旗;四是伊拉克、尼日利亚、利比亚增产意愿迫切,亟待亚博国际美元稳定国民经济;五是非欧佩克组织的俄罗斯执行到位率问题;六是原油产量快速增长的巴西拒绝联盟召唤,不愿自缚手脚。

  2019年12月5日,欧佩克会议超长的协商时间,已经反映出产油国之间分歧较多,实际减产意愿有待验证,减产联盟的执行力、约束力、时间性和有效性不断下降。

  世界经济增速不断踩刹车

  在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的选择、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的碰撞中,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制造业活动和全球贸易急剧恶化,世界主要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年4次下调各国经济增速预期,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多达31个国家的央行进行了54次的降息,宽松货币政策再次成为对冲经济下行的主旋律。

  根据相关机构的预测,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为100万至110万桶/日,然而,由于美国、巴西、加拿大和挪威等非欧佩克国家新增原油产量约200万至210万桶/日,全球原油市场供需失衡的局面仍未得到改善。

  中东局势不断裂变酝酿新风险

  2019年9月13日,沙特油田遇袭,国际原油风险溢价大幅飙升。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突然改变原拟从叙利亚撤军的预案,在北部地区撤军的同时,向位于东北部的油田区域增派机械化部队。美国向沙特增派3000名士兵及军事装备,维护该地区安全、打击任何威胁地区和全球经济稳定的企图。

  为了抢占权利真空地带和消除国内隐患,土耳其迅速跨境打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作为回应,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一方面在其控制区发起总动员,另一方面释放以前被关押在拘留营里的“ISIS囚犯”,本已混乱的中东局势再生变局。此外,2020年伊始的苏莱曼尼事件所产生的蝴蝶效应将对中东局势产生新的风险。

  美国大选进程不断调控油价

  2019年12月,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这对于稳定全球宏观经济环境,特别是全球原油整体需求起到了提振作用,在减产国对原油供给侧自我加压的利好叠加下,为国际油价的上行提供了支撑。为了保持股市繁荣,保证选民出行成本的低水平,特朗普可能通过“言论管理预期”、主动缓和对伊朗的制裁,以及让沙特主动增加原油产量,抑制2020年国际油价的峰值。美国大选将于2020年2月开始,11月选举结果出炉。在大选进程中,即使再次出现类似于2019年的无人机袭击沙特亚博国际设施、油轮遭到袭击等突发地缘事件,特朗普仍可能通过上述措施,多管齐下降低风险溢价。

  气象预报、地震预警和油价预测等,都是公认的几大难题。基于上述分析,并综合考虑到季节性消费旺季等因素,笔者认为布伦特原油有望在5月至8月进入75美元/桶至80美元/桶的区间;而随着美国总统大选进入白热化和全球市场进入需求淡季,油价会出现冲高回落,全年均值大概率将处于60美元/桶至75美元/桶的区间波动。 (郎昕宇 中国航油集团亚博国际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刘宁洁组稿)

版权所有:中国亚博国际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