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米江·吐尔洪:塔里木英买油气开发部综合服务部副主任

  妻子麦尔比耶姆·阿布来提:新疆喀什妇幼保健院护士

  我们等你平安归来

  我叫色米江·吐尔洪。疫情发生后,妻子主动请缨支援武汉,组织安排她在乌鲁木齐接受培训,随时待命赴武汉防疫第一线。

  有一次,妻子和我视频时说:“万一我回不来,你可一定要把孩子照顾好。”虽然妻子是故作轻松地和我开玩笑,但我分明看到了她发红的眼眶。听妻子这样说,我心里五味杂陈,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们等你平安归来。”挂断电话,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我知道,妻子也一定在偷偷抹泪。

  新冠疫情期间,许多亚博国际人选择逆行而上,放弃团圆的节日,告别自己的家人,奋斗在战“疫”一线。因抗击疫情而不能相见的他们,又是如何突破时空的距离来表达心中的爱呢?(郭晓维)

  

赵娜:长庆采油三厂柳88-52井场看井工

  丈夫马强:长庆采油三厂柳87-52井场看井工

  比巧克力更“甜蜜”的84消毒液

  疫情期间,我们夫妻选择了留守一线。一墙之隔的两个井场,平时我俩都是各忙各的,如今不能见面,就时常开启“隔墙聊天”模式。

  “今天的油样取了吗?油井憋压正常吗……”我家那口子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工作。

  今年的2月12日是我们的第十九个结婚纪念日。去年他去志丹县办事,顺便给我买了一盒巧克力当礼物。这次,他说特殊时期,为我准备了一份不同往年的“惊喜”。

  结果2月12日,我收到了一瓶84消毒液。他一边将消毒液递到我手里一边说:“咱俩都要好好的。”(杨志轩)

张明:吐哈油田工程技术研究院气举工程师,目前在哈萨克斯坦工作

  妻子祁玮:吐哈油田鄯善采油厂丘东采气工区业务员

  希望回国后能听到孩子叫声“爸爸”

  刚刚过去的2019年,我的幸福两口之家变成了三口之家。

  原本想着回家过一个团圆年,没想到所有的计划都被疫情打乱了。我选择坚守在哈萨克斯坦扎纳诺尔油气生产一线,确保400多口井正常运转。相隔万里,每天和爱人视频连线时,只能一遍遍地说抱歉:“实在对不起,你怀孕的时候没能陪你,照顾孩子也没出啥力,现在国内遭遇疫情,我依然帮不上忙,家里的一切让你费心了。”妻子很给力,一直鼓励我,让我安心工作,家里的一切交给她。

  2月14日,孩子刚满8个月,在视频通话中不经意地叫了声“妈妈”,让我瞬间感动不已。我和爱人开玩笑说,这声“妈妈”就是情人节最好的礼物。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等我回国后能听到孩子叫声“爸爸”。 (张明)

洪海: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70003钻井队工程技术岗

  妻子李欣兰:伊犁尼勒克县吉仁台小学党支部书记

  “爱你的大美女想你了!”

  我的妻子是一名小学教师,疫情发生后,成为了一名社区志愿者,每天都在门岗值守,负责社区40多户居民的物资采买和搬运,以及清运垃圾。最近听她说,想给学校储备防疫物资,以备学校开学时用。我没有犹豫,马上给妻子转了2万元,让妻子先行垫付。

  事后,妻子给我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更像是写给朋友或同事的,因为讨论的内容大多是有关当前的疫情。但偶尔也有赤裸裸的恩爱,例如开头那句,我想你了;结尾那句,爱你的大美女。

  我们是2019年春节结的婚,算是新婚。人到中年,经历过生活的波折,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现在,我俩虽然分居两地、聚少离多,但一直很相爱。(苏玲)

赵明新:甘肃销售武威分公司片区党支部书记兼经理

  妻子王立霞:甘肃销售武威分公司北关加油站经理

  “是夫妻,亦是战友!”

  疫情防控形势愈加严峻,身为片区党支部书记,我不仅要安排加油站疫情防护物资的发放,还要驱车督促各加油站加强疫情防控措施的落实和安全管理要求的执行。与我相隔60公里外,我的妻子承担着市区各单位公车用油供应任务。

  面对3公里的回家路,妻子依旧是守站多于顾家。通电话时,她总是告诉我:“疫情期间,晚上睡站里,踏实!”

  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上,相似的工作性质,我们夫妻之间总是很默契,能够相互理解和支持。60公里,一南一北,我们是夫妻,亦是战友。(薛军)

章玮:西部钻探物资采购中心物资采购员

  妻子王晓凤:西部钻探吐哈钻井公司信息管理岗员工

  每天小区栏杆旁与妻子相见

  我是西部钻探物资采购中心的一名采购员,负责西部钻探和二级单位的防疫物资采购工作。我的妻子王晓凤,是西部钻探吐哈钻井公司信息管理岗的一名员工。

  疫情来袭,我俩因工作原因,暂时处于“分居”模式。妻子要独自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人和一岁的孩子,肩上的担子一下子沉重起来。于是,我便主动分担了为家人洗衣服的任务。

  每天9点前,妻子都会将做好的饭菜放进保温饭盒,准时来到小区大门的栏杆旁,和我交换食物和需要清洗的衣服。短短几分钟的“鹊桥时间”,却是我俩每天最温馨的时光。

  虽然疫情使我们暂时分离,但没有分开我们的心;虽然不能彼此拥抱,但心在一起,就足够了。 (谢冬梅)

梁子晨:长庆采油十厂柔远作业区庆一接中心站技术员

  妻子陈琳瑜:延安大学咸阳医院医生

  被“困”大山的探亲医生

  这个情人节,最难得和幸福的事,就是能和老婆孩子一起过。

  春节前夕,妻子就带着1岁零9个月的女儿从西安辗转7个多小时,来到位于甘肃省华池县境内的庆一接中心站,只为了陪我过年。今年的春节,受到疫情影响,轮休暂停,我连续上岗50多天。说好只待几天的妻女,也被“困”在了大山中,而我只有下班后才能陪她们。妻子是一名医生,在隔离的日子里,她不甘心每天只是等待,就主动参与到井区的防疫工作中,为大家宣讲防疫知识,测量体温,为宿舍消毒,每天忙忙碌碌。

  情人节这天,我在井场上从早忙到晚,直到晚上9点才空着手回到宿舍。见到妻子的时候,她已经等了我很久。我只能满怀内疚地说:“让你跟着我吃苦了,情人节没有礼物也没有鲜花。”她却笑着说:“能够陪着你在采油一线,这种携手并肩的感觉比收到鲜花还好。”(黄慧 陶晶)

  王耀昌: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牛圈湖采油工区采油技术员

  女友李梦莹: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牛圈湖联合站小班中控

  40多天异地和1000多次“想你”

  我和女友虽然都在三塘湖采油厂上班,但休假时间不同。按计划,今年情人节她正好休假。为了能一起度过第一个计划已久的情人节,2019年年末,我和同事换了班。

  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让整个计划泡了汤。这段时间,我依旧坚守在生产一线。每天下班后,我会第一时间打开微信,查看女友的动态。巧的是,有几次我打开对话框,屏幕上竟显示出“对方正在输入中”的状态。这让我心里乐开了花,心有灵犀啊!

  这两天,我翻了翻我俩最近40天的聊天记录,居然出现了1000多次“想你”。(王耀昌)

杨政睿:沙漠运输公司油田管道技术服务公司班组负责人

  妻子王雪楠:巴州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三级指挥员

  “等消灭病毒,爸妈就回家。”

  1月20日,我接到妻子的电话:“疫情形势严峻,我要留守岗位值班备勤,直到疫情结束。”我明白她的决心和担心,于是拍着胸脯表决心:“放心,虽然家务没有你做得好,但一样都不会落下。等你凯旋,回家检阅!”

  可不久后,我就违背了这个承诺。随着疫情蔓延,沙运司决定采取居家隔离的方式抗击疫情发展。这意味着,几百户居民的物资供应都需要志愿者来保障。我只能将3岁的孩子和家务都拜托给了父母,冲向小区防疫第一线。

  出门前,心怀不舍和愧疚,我抱着儿子许下另一个承诺:“宝宝乖,爸爸也要上班去了。等消灭病毒,爸爸妈妈就会回来陪你了,在家乖乖听爷爷奶奶的话。”(童升)

冯潇: 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急诊科护士

  丈夫邵猛寅:西北销售新疆分公司克石化驻厂办综合管理岗员工

  我守护生命你守护城市

  疫情期间,爱人在家通过VPN通道完成工作,可以说将办公室“搬进”了家。

  远程办公的每一天,他都需要积极与炼厂对接数据情况,协调减产、控产事宜,还要与省区销售沟通,了解市场销售情况,预估全月发运量,及时调整计划,确保抗疫期间属地用油,保障抗疫工作顺利进行。

  而我则在疫情发生后,一直坚守医院急诊科,已经25天没有回家了。我们只能通过电话和微信互报平安。

  他知道我工作忙,虽心中牵挂,却因为担心影响我的工作,不敢主动打电话,等我有时间才视频几分钟。

  “有‘大家’,才有‘小家’。媳妇,咱俩都是好样的!疫情不退,咱们就不退!”丈夫在电话里总是这么鼓励我。

  我,白大褂;他,着红装。我守护着生命,他守护着城市。疫情不退,我们就不退!(郝晋)

  妻子来探亲我却在井场回不去

  谢昕龙:川庆钻探新疆分公司固井工程师

  妻子杨尧钰:在成都从事房地产营销工作

  2月10日,克深17井。已是凌晨2点30分,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翻腾的依旧是妻子一个人在轮南基地的样子。

  妻子大老远从成都跑到新疆来看我,我却因为工作上了井,没办法回基地与她团聚。在她出发时,我还跟她开玩笑地说,要做好“成都回不去,我又回不来”的思想准备。没想到,一句玩笑话如今成了真。我这个乌鸦嘴。

  所在队伍圆满完成了克深17井139.7毫米尾管固井施工任务,我和另外两名同事却因为疫情管控升级,在非常时期的跨县域流动,被列为自行隔离对象,开始了漫长的20天井队隔离生活。井队营房的信号不好,每天只能站在窗户旁找信号,然后和妻子微信聊两句。

  希望疫情赶紧过去!(谢昕龙)

何宝鲜:西北销售川渝分公司仓储安全环保部员工

  丈夫杨冬瑀:中国亚博国际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职员

  原来这就是爱情啊

  春节期间,为了保障成品油责任市场稳定供应,我坚守岗位倒班值守,无法回老家陪父母过年。爱人带着我的祝福提前回老家了。不料,疫情发生了。出于安全考虑,爱人和父母坚决不让我回老家,加上老家疫情管控严格,爱人也无法回成都。就这样,我俩分隔两地。

  “公司口罩短缺了,我想把先前给家里买的口罩拿出200个捐给公司,你觉得呢?”隔着手机屏幕,我对视频那边的爱人说。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现在药店一个口罩都很难买到,你一下子捐200个,是不是有点多?自己够用吗?你还要倒班值守,这路上来回还要两三个小时呢,万一……”望着丈夫担心的表情,我安慰他说:“没事,我把没开封的都给单位,开封的自己留着。单位复工复产需要口罩,能把手上现有的资源贡献出来,心里踏实,尽份个人力量吧,咱爸咱妈也支持。”

  “我就是担心你,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自己,谨慎一点,就当是为了我,好吗?”关掉视频,不一会儿,微信语音一条条传来,打开全是他的千叮万嘱。

  疫情当前,分隔两地的我们一直在思念着、关心着、担心着彼此。原来,这就是爱情啊!(何宝鲜)

版权所有:中国亚博国际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